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 > 图片新闻
跟我来,走蔚县(第三天)
  发布时间:2018-08-16   信息来源:政府办  

  

    热情洋溢de蔚县
  01
  幸为蔚县客
  牛栏山一中张佳钰
  八月三日的晚上注定是一个终生难忘的夜晚,在暖泉古镇,我们观看了蔚县闻名遐迩的打树花表演。一阵紧凑逼人的鼓声引开了全场,伴随着奇异的音乐,舞者们扭动腰肢,舒展着独属于北方的豪放与潇洒。每到一个鼓点儿,舞者们便大喝一声,整齐划一,气势如虹。
  帷幕拉开,黑暗中站着几位头戴草帽的蔚县老汉。忽然,一阵火星四溅,他们从火光中走来,挥起重重的木勺,1600度高温的铁水跃于空中,一时间流光四溢,众宾欢腾。与铁水一起挥洒的,还有他们的汗水,铁水在半空中炸开,形成一道耀斑,比烟火更加绚烂,如同蔚县人的一生。
  表演暂歇,一位蔚县人用自己的家乡话为我们讲述了蔚县黄米糕的故事。他表情生动,手舞足蹈,声音忽高忽低,忽快忽慢,仿佛在唱着某种不知名的歌谣。听着听着,我头一次觉得,晦涩难懂的方言是这样美,感情充沛。所谓大俗即大雅,便是如此吧。
  幸为蔚县客,我才会看到蔚县人民如此质朴的心,如此辉煌的文化。气势磅礴的舞者们喊出了身为蔚县儿女的骄傲;打树花的蔚县老汉,拿着木勺,在幕布上书写着蔚县人绚烂的一生;台上的蔚县人自豪的说着,向全世界的观众们秀出自己的家乡话,为蔚县发声!
 


  
 

  02
  悠悠古堡情
  蔚县第一中学康楠
  第三站我们行走在暖泉古镇,这片温热而厚重的土地。脚下的石板路凹凸不平,走在上面,想象着古镇的往事,似乎穿过了历史的长河:一道道深陷的车辙,也许走过一辆装满粮食的牛车,也许一个牛气冲天的富商和我站在相同的位置,特属古镇的平和让人沉醉,历久弥新。
  镇中的西古堡是蔚县保存最为完整的古堡,距今已有五百年的历史。高大的门楼、精美的砖雕,深深的庭院无不在述说着当年的繁荣,古堡有南北两个瓮城,传说“瓮中捉鳖”源自于此了,它是为了防御堡中居民受附近马匪的侵扰。堡中的每条街巷处处有保持较好的古民居,在饱经百年风雨后,每一处痕迹都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。
  “董老爷的家宴”是大富豪董汝翠的一处住所——二进二出的大宅,大门紧锁,我们未能进入,可这却让我充满好奇:“家宴”是女婿的接风宴呢,还是迎娶儿媳妇进门呢?在那深院之中,是否有一位闺秀,望着高墙深院外的蓝天,期待着与门外那一位穿着青衫的儒生相遇。此时身旁的吴唯同学说,难怪民谣里的董小姐不嫁人呢,原来人家有这样有钱的爹爹,恍然大悟的我和她笑成一团。且说那回门宴吧,蔚县人是这样称谓的:迂归之喜。
  古堡幽幽,几度风云变幻,不变的是屹立在蔚县的西古堡;悠悠情长,暖泉人民会更加热爱古堡,热爱家乡。
 
  古城游历
  Ancient city tour
  03
  一花一世界
  顺义区第一中学吴唯
  伴着蝉鸣,来到古香古色的暖泉古镇,听名字就知道这里是个源远流长的小镇。果不其然,“国”字设计的整齐有序的庭院,淡灰色的墙壁,一派悠久的历史气息。他们在历史的长河里安静熟睡,怀抱里却是光辉万丈,耀我中华。
  一天的期待,终于等到——打树花!它至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,是用熔化的铁水泼洒到古城墙上,好似烟花盛开。夜幕时分,昏暗的天空便成为打树花的天然屏障。随着音乐的跌宕起伏,师傅走到台前,挥舞手臂,奋力舀起铁水,向远处铺洒,一束一束的金黄色的铁水直冲云霄,迸溅成万朵火花,星星点点,如星之火,像雨滴般自由随性的散落到舞台上。接连不断的向上甩出,错落有致,形成金色的“花雨”,犹如枝繁叶茂的树冠,壮观雄奇。
  传说,打树花来源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,每年的正月十五都会表演打树花来纪念这对悲情的恋人。所以,打树花承载了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。这不禁让我想起蔚县,朵朵的树花就像是蔚县的多元文化,包括建筑文化、美食文化等等,这些浓厚的文化底蕴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沉淀,日积月累,慢慢的,会在未来的某一天,蔚县文化终会像树花一样绽放在浩瀚的星空中,绚烂多姿,点亮世界,在漫长岁月中留下最美的一笔。
 
  
  萍水相逢
  strange bedfellows
  

    04
  从前日色变得慢
  蔚县西合营中学罗嘉彬
  乘车去往暖泉古堡,一路上,满心满眼全都是绿,嫩绿的野草,碧绿的水潭,墨绿的灌木丛……一切思绪都融化在其中,只余下一片欣然安适。
  在古城脚下,离开汽车,与八月毒辣的日光来一次亲密接触。
  古老的城墙与玻璃楼遥想对望,碰撞出古城的气韵与生机;雅致的古寺与虔敬的梵乐相互交融,给人一种安心的力量。
  古建筑在暖泉镇比比皆是,砖雕、木雕更是为其增色不少。木制格窗,青条基石,构筑起古镇村民的生活日常。
  午休时间过后,街道上热闹起来,一些老人推着破旧的三轮车,在街头巷尾操着蔚县方言吆喝,推销那些特产。不买也没关系,他也一定会笑着询问你“从哪里来”“来干嘛”这些类似的问题,好像已经熟识许久的老朋友了,其实你们不过一面之缘。
  像蔚县其它小镇一样,每到日头西下,总有老人们聚在一起下棋,闲聊。或许为了一子,争得面红耳赤,又或许因为赢了一局,而乐得悠然。但棋盘之外,两人又可以是莫逆之交。孩子们也有自己的乐趣,弟弟跟着哥哥学武术,一板一眼的,倒是玩得欢。
  勤劳质朴的暖泉人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凭借自身的历史文化优势,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,也正是全体蔚州人的生活态度: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不悲不喜,将热爱,活成平淡自然。
  从前日色变得慢,一生都爱蔚州城!
 
 
  我的故乡
  My hometown, my love
 


  05
  似这般断壁残垣
  顺义杨镇一中金湘元
  8月3日的这一天,我们一路向南,来到了暖泉古城,期待着感受来自历史的遥远古风,最终收获良多。
  古镇的古香古气自不必说,斑驳而不失精致的琉璃瓦,褪色却不失雅致的木雕刻,剥落却不至坍圮的土坯墙(绝大多数)。我被这厚重历史气氛的浸染,一座刻有铸造工的钟旁的一个奇异动物吸引了我,顿觉突兀与新奇,因还有后续行程,未有深刻认识,我和乔欢同学便抱着凡事都要尊重的态度,便手轻抚在了它的头上,感慨了一句独占鳌头(滑稽),并记下了它的伤残。
  终按捺不住追求虔诚而想要弄清历史来由的渴望,我询问了作家吴老师,他为我简介了由来。原来它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神兽之一,瑞兽,龙九子的老六,名叫赑屃(bìxì),样子似龟(我就是这样认错的),喜负重,碑下龟也,是长寿和吉祥之象征。
  我细细回想起来,神兽似乎遭到的破坏,令人相见恨晚。但赑屃因历史的破坏,后人只是简单地用那冷酷的强力剂混凝土涂抹修补,煞风景。本是古代遗留,有了这混凝土,又怎么更好地感受古人对自我俯仰一世的美好崇敬呢?又怎么能精准感受古人雕刻该石赑屃时的感情呢?又怎能作民俗历史学问呢?既然它身处在的这个悠然古气的大宅院里(正如前文),其他的古物,都散发出厚重的魅力,为什么不再精心为它增添个保护木盖,再填上几页用正楷高分辨率打印的文字说明呢?
  叩启鸿蒙,必以诚心,必也问心无愧。
 
 
  宁静古老
  Tranquility is ancient
 


 
 
 

   (文章来源:《当春》杂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