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 > 图片新闻
跟我来,走蔚县(第四天)
  发布时间:2018-08-17   信息来源:政府办  

 
  美哉,小五台
  蔚县西合营中学罗嘉彬
  趁着日头不甚毒辣,一行人踏上了小五台之行,满心雀跃。
  道路颠簸,我竟有些昏昏欲睡,朦胧之中,眼前已然一派山青水秀。彩色的风车旋转,舞动,竹板桥下,清泉淙淙,演绎夏日的交响。
  走近小五台,野草混杂着泥土的气息,沁人心脾,睡意也消散了大半。甩甩脑袋,开始小心翼翼地登山。
  石阶、天梯依山势而建,高而险峻。两侧石壁形色各异,或圆滑,如初生的鹅卵;或锐利,像人为的切口;或嫩绿,那是青苔的身影;或暗红,那是活跃的铁元素的灵魂。再高一点的地方,松柏从坚硬的岩石下,探出头来,扎根深山,茁壮成长。
  日光透过稀疏的树叶,洒落在水面上,出现一道道金色的光影,斑驳陆离,夺人眼球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创造出小五台的奇景,引人入胜。
  参观完金河寺后就该归程了,沿山路往回走,碰到一位老爷爷在清理景区的杂草。老师想找他要一些艾草,编一个艾草头冠,但是语言不同的他以为老师需要一个帽子,于是放下手中的活,颤巍巍走到上边拿了一个粉红色的太阳帽,一定要老师收下。后来解释清楚后,他又随手就编出一个漂亮的草帽送给老师。这位爷爷真的是蔚县人的一个缩影,热情淳朴,善良勤劳,无论生活多么艰辛,总是笑着面对。
  景美,人更美。美哉,小五台;美哉,大蔚州!


  在暖泉胃痛
  杨镇一中乔欢
  水土不服引发的胃痛,痛得人头晕脑胀,一下午的行程我无精打采,极痛时视角的天旋地转使古城斑驳的泥墙,如迷宫一般令人心悸,这时脑海里所想的唯一的事情是能找一片树荫,坐下来一步也不走。
  蔚县的晚饭本值得期待,这时却更令我煎熬,前几日最爱的,无论甜糯的搋(chuai)糕,清凉酸辣的饸饹粉儿,还是吸溜吸溜极滑爽的莜面,以及酸甜的沙棘汁儿,在这消化能力急剧衰落的时刻,都成了禁忌。同学们吃着,我看着,心里很不平衡。
  一直暗中观察的领队老师为我要来了一大碗粘稠状灰色液体(严格地,用化学俗语讲,是悬浊液,因为不会发生丁达尔效应),当地接待的老师曰:“这个叫糊糊,可吃,易消化”。于是我试探性地盛了一小碗。
  起初我对它的色泽感到怀疑,像极了某种芝麻糊做失败了的“暗黑料理”,但凑近时飘入鼻孔的一缕谷物清香,立即使我摒弃这一想法。舀一小勺送进嘴里,这一勺糊糊向胃部流动所到之处,每一个细胞都发出享受的呻吟,谷物中散发着田野的味道,焦糊的味道,甜甜的味道,十多年前胡同口推三轮车卖芝麻糊的老爷子打开盖子时,香气蒸腾的味道……嗯哼……长吁一口气之后,呼噜呼噜一碗糊糊便下了肚,接着是两碗,三碗,而胃也开始柔滑地蠕动,以表示对糊糊的欢迎。
  惬意,意外,满足,吃饱后步出农舍,任由京西的晚风习习地吹拂,几个老爷子坐在地上打牌,一天下来胃痛带来的烦躁便烟消云散,令人想到麦田里一大片金黄,想到农民的希望,想到对蔚县餐桌的长久的愿望,还有明日在古城升起的朝阳的光芒……
  

    所谓人生,不过一次旅途
  蔚县第一中学康楠
  行程第四天,我们将目的地定在了小五台山。相比于喧嚣城市,小五台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”的自然美景,更加令人向往。走进景区,目之所及,哪里都是绿色,绿得难以形容,恐怕只有画家,才能描绘出这样的颜色:拔地而起的群山,满山的郁郁葱葱与湛蓝辽阔的天空,缥缈的几缕云,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,阵阵山风拂面,风中夹杂着水汽,只是站在这里,却让人移不开步子。
  快看,是珍珠泉!湍急的泉水飞流而下,撞击在岩石上,迸出的水花似一颗颗珍珠掉落潭中,往后慢慢归于平静,流入到居住在那里的家家户户,流入了蔚县人的生活。
  登顶的过程是辛苦的,山路崎岖,且石板路有些光滑;没有任何阻挡,阳光火辣辣地照着我,累到几乎无法坚持。
  呀!那是一座怎样的寺庙,如一位得道高僧站在山顶,俯瞰芸芸众生。在山下看,山上哪有它的影子,可当你筋疲力尽爬上山顶时,眼前突现一座寺庙,那是怎样的欢喜:这就是努力,这就是奋力后的收获啊,风雨后才见彩虹,如没有前面的手脚并用,奋力攀登,又怎会看到它?
  生活永远在路上,沿途会看到美丽风景,也会遇到重重困难,可当你攀登到人生顶峰,眼前的别样景色,会让你感觉值得。
  

    山中无岁月
  牛栏山一中张佳钰
  得知今天的行程是登小五台山,我第一感觉是可能会很累,内心有些抵触。怀着这样的心情,我们启程去了小五台山。
  到达山下正值上午九点,气清景明,阳光也十分火辣。移步蹬山,树渐多渐茂起来,山越来越高,阳光也渐渐被山影吞噬,留下一片阴凉。山雾氤氲,蒸腾在奔流的泉水之上,更增添了几分仙境般的飘渺。一阵夏日凉风吹过,碧波荡漾,心中的烦闷也在不知不觉中消散在了风中。
  湖光山色令人颇为留恋,然而旅途还要继续。一路向上,我们来到了小五台上的寺院群。站在寺院中央,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檀香之气,心中一片安宁。远方传来了诵经的低吟,耳边庙宇屋檐上的铃铛呤呤作响,看着来来往往虔诚的香客们,霎那间,我恍然明白了什么是信仰。信仰提供人们精神寄托,给予人们心灵的净土,造就人们崇高的,永恒不灭的灵魂。内心充满崇敬,我双手合十,向面前的菩萨拜了一拜,不为许愿,只为那一份内心的宁静。
  山中无岁月。当我们走出深山,我才惊觉时针已经走过了好几轮。虽然身体有些疲累,但精神却十分畅快,心也轻飘飘的,像是停留在了山间美景之中。留住我的是山间的清风,是湖边的美景,是寺庙清越的铃声,更是蔚县人如大山般纯朴的心。这种感觉,无关岁月。
  愿
  顺义区第一中学吴唯
  久仰小五台山之大名,清晨便早早抵达景区。抬起头,蔚蓝的天空被一位名叫风的画手,浓淡几笔装饰上几朵云。轻风吹过面庞,用心闻一闻,风中还夹杂着雨后潮湿泥土的芳香,没错,这是大自然最初的味道。
  连绵的群山翠绿一片,高高耸入云端,挡住了刺眼的阳光。只有些漏网之鱼,不甘心的偏要穿过树叶间的缝隙,洒在长满青苔的石板路上,不过枣树下还是留下一份阴凉。等等,仔细听,那湍急的流水与岩石摩擦的清脆声音,像是风铃摇曳时的欢笑。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,终于还是安稳地与流水汇入小溪,撞击赤色的岩石,伤痕累累,又冲向下一块光亮的岩石。一次又一次拼命冲撞,迸溅出白色的水花,在阳光的照射下,闪烁出金色的光芒,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钻石。最后,慢下来,缓缓地朝山下流去。
  原来,一切众生都不能只图安稳。再优秀的人或事物,没有刻苦磨练的过程,不过就是一潭“死水”,而经历过“大风大浪”的洗礼,才会绽放出光彩,变成最好的样子。
  这好比我们的蔚县,只有将这些深远的历史文化积淀,经过无数次细心打磨之后,将挫折带来的经验,用于下一次的挑战,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欢乐,才会逐渐完善,日益繁荣。
  相信我们爱的蔚县,在历史舞台上演绎不一样的精彩,愿你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;愿你集思广益,欣欣向荣。
  另外,真的很喜欢蔚县的小伙伴们,尤其是我滴阿楠同学,你昨天写了我,我今天给你回信:你的天线头很可爱哦!
  

 

    油瓮油瓮,诚有情哉
  杨镇一中金湘元
  小五台——金河景区,其中“油瓮”景点令人浮想联翩。
  步行及怪石嶙峋的峡谷半程,触目皆为青山绿水,我发现山间溪水神龙般斗折蛇行,流入深潭,似一道闪电冲刷出瓮状容器(口小肚大)的神龙潭(油瓮)。这流入潭里的泉水,即为白色神龙。说来发现此美景的人,定是富有生活情趣的人,他(她)赋予这景点别样的情味。弯弯曲曲的潭水与约33米深的潭水,与中国人心中的神圣动物——龙的传说水乳交融,人在此游转的同时,内心也必升腾起对神兽的向往与崇敬。
  可话说,自潭口向深处探视,潭底深不可测。我向来对神秘莫测的事物充满好奇,总想探求个究竟,将心里的垒石放下,才觉得舒服踏实。可又不得深入,只好任思想飞扬。
  这里的景色像及了《西游记》中所描述的井龙王——小地方别有洞天,珊瑚、游鱼、宫殿样样不少。也许这水面下另有一番天地吧。目光沿光滑石壁扑向水底,五颜六色的石子宛如玛瑙,簇拥着阻挡了你的视线。
  走啦!继续依山谷深入,一泓清澈的山泉从石缝溢出,很多人聚集于此,老师说这水可饮,正好我手中水壶将空,便捧一碧清冽的泉水,清凉,甘甜。

   (文章来源:《当春》杂志)